三九木

伪君子的善良

“我们的血液生来清澈,但每次你行为不端,就会变暗变稠。”




这是这个世界里所有人在出生时就被传授的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他也不例外,在懂事之初,就被他的父母每一天每一天不断地提醒:


—“你要成为一个善良的好人,关心同情那些身处困境之人,竭尽所能向他们伸出援手。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你那清澈的血液便是这世界对你这一生的奖励。”




他于是将这话铭记内心,发誓这一世都要时刻作为一个乐善好施的好人。




他在上高中的时候,和同学一起住在宿舍里,因为他助人为乐,善良开朗,所以周围人都羡慕能成为他的室友。


有一天午夜,他因为口渴起来喝水,隐隐约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断断续续十数只犬类的狂吠和呜咽之声。他皱了皱眉,觉得期末考试临近,如果这声音持续不断一定会吵醒他的室友们,睡眠时间不足对他们的成绩会有多大的影响啊。于是他蹑手蹑脚地将敞开的窗户关上,果然那犬吠声听不见了。他看着依然熟睡没被吵醒的室友露出满意的笑容。


过了一个星期,年级里传出了一个消息:一个寝室因为晚上睡觉没有关窗户而连续一个星期都被不远处小区里的宠物狗狂叫声吵醒,宿舍四个男生察觉事情不对,于是偷偷溜出校园。他们一边报警,一边向声源处摸索,和警方配合抓捕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虐狗惯犯,从他家里解救了十二条饱受折磨的狗狗。


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暗想,还好他在一开始就将窗户关好了,每晚睡觉前还特意检查了一遍,不然连续一个星期都被吵醒,这可得对室友的成绩产生多大的影响啊!




过了一年,他考上了市里一所政法大学,苦读四年书后顺利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县级检察院里工作。他工作每两年后遇到了一桩案子:


一个16岁的少年在暑假强行和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发生了性关系,少年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直到女孩的父母把事情告到了检察院。


他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一把鼻涕一包眼泪地诉说自己家有多困难的少年的父母,心里想起了自己父母告诫自己的话:“你要竭尽所能地向那些身处困境的人伸出援手”。他的父母在他念大学时便去世了,他看着眼前这对家长,心生恻隐。于是他用尽一切办法和受害人的家属沟通,给他们做了许多的工作,终于让一直咬牙不松口的少女答应只要认错和赔偿便不再纠缠下去。


看着事情解决后那少年父母送到自己办公室里的锦旗,他热泪盈眶,心里向那逝去的父母默默说到:“我这次又帮助到了一个家庭走出难关!”




再过了几年,他调到了市里继续做检察官,某一天深夜,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蹲在路边默默哭泣,他想要帮助有难处的人,于是他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问她有什么烦恼嘛?


女孩擦了擦眼泪,说自己患上了抑郁症,心里很绝望,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他于是知道了,哦,青春期的女孩子遇上了一点生活中的小障碍啊,懂了。


他劝解女孩到:“啊呀,不是什么大事啦,你看这生活明天还是要继续的。遇事不要总是钻牛角尖啊,你这些小烦恼等你长大了之后再回头看看其实根本不值一提的,现在回家好好睡个觉就好啦。”


女孩深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走了,他知道,自己的劝导又开解了一个深夜难过的人。哼着小曲,他走回了自己家的小区,那里有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在暖黄色的灯光里,温着饭菜等待他回家。


第二天,他回家途中买了一份报纸,第17版社区新闻类的一个小角落里刊登着这样一则消息:“今天凌晨两点,一名21岁女青年在xxx大楼坠落身亡,初步判定为自杀”


他摇摇头,惋惜着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合上报纸后向自己的家走去。




又过了十多年,他也到了四十几岁的年纪,突然单位里的年轻女同事开始自发加入了一个他不太懂的运动—“m()e to()o”中去了。然后没过一个月,他工作的单位竟然被媒体团团围住,原因是他多年的一个老同事被揭发说曾性()骚扰了单位的女同事。他绝对不相信这种空穴来风之话,亲自在微信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上为自己的老同事澄清。之后此事不了了之,那年轻女同事也愤然离开了单位。他看在眼里,知道自己帮助了一个多年的同事洗清了莫须有的罪名。那老同事确实也很感激他们几个发声支持他的同事,于是过了一个星期就办了一桌酒席作为感谢,还邀请了单位新来的三四个实习生作陪,美其名曰新老同事相互熟悉。他没有看到那酒桌下一只只在黑暗中张开的大手。




临近退休,他依然坚持着做一个善良的,有同情心的人,他相信他的血液一定像他父母曾经描述过的那样清澈而纯洁。




但今天,他在学习如何为孙女织过冬的帽子的时候不小心刺破了自己的手指。




——那血液是黑色、粘稠的,甚至没有滴下来。






据说一个人临死的时候,天使和恶魔会在你身旁打牌,你所做过的善事,就是天使手中的牌

列车

你有试过在傍晚,坐一趟穿过田野的列车吗?
你有试过在傍晚,坐一趟车厢里只有你一人的列车吗?
你有试过在傍晚,坐一趟从京郊开往市区的逆高峰方向列车吗?

那趟列车是安静,却又喧嚣的
没有人声嘈杂的安静
只有车轮与轨道摩擦的喧嚣
那趟列车是孤独,却又热闹的
并无一人陪伴的孤独
脑内光怪陆离的幻想肆意碰撞的热闹

车里那少女
明天要去赶赴一场影响她命运的考试
她抬眼看见远方
在田野的尽头
有了星星点点的灯光
列车正向着那灯光飞驰而去
它要一猛子撞进那些光里
就像我们
头也不回地扎进那冠以“梦想”之名的未来去

夕阳渐渐开始沉到那香岫的后面去了
留下群青色的山峦和靛蓝的天空
她看见远处向后倒退的白桦树
枝叶向一边倾斜
被卷起来的叶子勾勒出那流转其间的风的样子
然后她惊觉
不知何时酷暑已经消退
而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换上长袖

一切都会好的
只是
那夏天也终要结束了

北海道

我想在这里初雪的时候
温一杯热茶
坐到黄昏

或者在慵懒的午后
漫步到海鲜市场
在热闹的吆喝声中挑一些食材
仔细料理

也可以在晴朗的日子里
买一张到终点的火车票
却从一个安静的小站下车
和站台上的你问好
然后擦肩而过,继续迈向各自的前方

春天的路

那是一条春天的路,从家里出来上二环,雍和宫前满树的梨花,东直门军区大院墙上的迎春,金融大厦附近的玉兰,保利剧院侧面的粉桃,还有中国银行前的丁香,更不用说古朴校园的小花园里各式各样的繁花,那是安染看过六年的风景,看着它们绽放了六次,也目睹着它们凋零了六次,那是连接着她两个家的一条路——一个是有着父母和不大房间的家,一个是有着老师和同学的明亮教室的家。然而她从来没想过如果有一年春天,当她再也不用经过这条路了的时候,那个春天还可以被叫做春天么?她走在另一条路上,看着另一条没有那鲜艳颜色的花做引路的青石砖路,只有千篇一律的绿色,她很茫然,那些有着丁香的淡紫,梨花的纯白,玉兰的嫩黄,春桃的浅粉和迎春的艳黄的梦已经离她远去,就像是那些发誓说永远不分离的笑脸已经漠然一般。
大家都说安染很冷漠,却不知那些见证过她灿烂笑脸的人早已四散天涯,大家都说安染不愿融入集体,却不知那个承载过安染的荣誉和低谷,希望和失落的班级早已分崩离析,大家都说安染拒人千里,却不知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有多么令人疼痛难忍,所以就这样就好了吧,平平淡淡的去经历这接下来四年的故事,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与其在拥有过最绚烂的一切后被迫告别,不如平心静气地去感受,不悲不喜,这也是另一个春天的故事,没有缤纷的花朵,却是苍翠绿叶点缀的季节。